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www.888808.com >

从「大稻埕」看台湾的从前、当初与将来

时间:2017-07-10 09:47
  
仅管之前有学者痛批电影「大稻埕」是「破????梗?敝?а萑~天伦「无知至极,欠土地一个检查与尊敬」,?渎了历史与文化(注1),然而,这一部在今年台湾春节档期最卖座的贺岁片依然持续受到观众的青眼,使得期票房在日前攻破二册??H有「越被骂票房越旺」之势(注2)。

之所以如此,除了导演叶天伦较之在执导这一部电影的功力,跟三年同样由他所执导的「鸡排好汉」比拟有更为显明的精进,使得包括:猪哥亮、杨烈、李李仁、宥胜、隋棠、简?书、李易…等在本片中出的重要演员们,都能将电影中的角色恰到好处地演活外,更主要的是:对观众而言,历史究竟只是构成整部电影的素材之一,导演要如何透过电影传达他心田的思维,与观众的心灵进行互动,从而引发观众的共鸣,让观众在看完电影后觉得值回票价,才是评估一部电影、一个导演价值的重点。

正因为如斯,所以即令是像好莱坞一直有明显违背史实、甚至于多少近「恶搞历史」的电影,像是「无赖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一片,就是描写一群由美军中尉所率领的数名犹太裔士兵组织成「恶棍特工」部队,潜入被德军?领的法国,实行一项刺杀纳粹德国高官计画的「电影院举措」,最后包含希特勒、希姆来等高官都葬身火窟,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因此而结束,这样明火执仗「恶搞历史」的电影岂但不被骂是「?渎了历史与文明」,反而还冲出了三兑?Ф嗳f美元的票房,而且还被提名为第82届?斯卡金像奖的最佳电影,可说是叫好又叫座(注3)。

由此可见,以历史为背景的电影并不必定要完全合乎史实才算是好电影,只有导演可以将历史素材妥当利用在电影中,透过声光结果所编织而成的影像、剧情将他心坎的思维传达给观众、可能引发观众的共识,就是一部好电影,至于史实毕竟如何?那是历史学者所应该去探索的事,电影导演拿历史当电影素材,大局部是在「以古喻今」或「借古讽今」罢了。就此来看,「大稻埕」这一部以台湾日治时代为背景的电影,导演想要转达给观众的显然不是在重现历史,而是藉由剧中人物在穿梭时空的过程中,兰桂坊娱乐城,探讨台湾的从前、现在与未来这一个更深层而严肃的课题,并将导演在台湾社会所观察到的百态不着痕迹地逐个编入电影中。

比喻说,片子中,由李李仁所饰演的蒋渭水在大稻埕街头对民众发表演说受到一群怒冲冲的日本警察??骸讣???]有当时申请?」时,蒋渭水成心装傻的反诘对方:「聚会需要申请吗?」,这一问反而让日本警察面面相?,彼此问道:「聚首须要申请吗?」,半晌才有一位心虚地说:「要!」,蒋渭水又再问一句:「真的要吗?」,日本警察又心虚嘴硬的答复说:「是的!」,蒋渭水才鞠躬报歉离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人不禁得想起马英九在还未当总统前,曾说:「台湾是个完整的民主自在人权的国家,所以应当把街头还给公民,集会游行应该采报备制。」,然而当上总统后,在陈云林来访时却派出警察在街头上到处搜捕身穿国旗装或手拿国旗的大众,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善作风。

又如,在片中由猪哥亮所饰演好色贪财的朱传授,在面对动不动就亮枪恐吓的日本警察时宁逝世不屈,然而在对方亮出黄澄澄的金条时,却即时投降被对方笼络,情愿当帮凶去纵火烧蒋渭水所经营的大安医院,兰桂坊娱乐城,也不着痕迹的点出了台湾人在面对富强的外来统治者压迫时,总能视死如归的大方赴义,但却往往禁不起金钱的勾引,甚至于外来统治者在恫吓无效后,总能对台湾人又之以利,十分容易地就收服了台湾人。看看从1996年起历次的台湾总统选举中,1996年、2000年以及2004年,台湾国民纵然面对中国再三的以军事威吓,扬言对台动武,台湾人却还是挺直腰杆的毫无惧怕地决定中国所不爱好的李登辉与陈水扁;然而到了2008年时,却轻易地就被主张与中国扩大全面交换来提振台湾经济的马英九用「六三三政见」所驯服,就可理解:朱教养可说是台湾人广泛的写照!

而在本片中隋棠饰演从中国移民来台湾经营布庄的阿纯一角,在精明干练活气十足的强悍名义下,实在是一位只能在深夜藉由吸鸦片来吊唁已故亡儿的可怜母亲,可说是导演着力最深、却也最让观众无奈懂得的角色。但若从她在片中自述,自己切实是满人,在满清失势后,因为在中国?痹獾狡群Χ??硖?撑c一位台湾人结婚生子,但丈夫与儿子却先后由于染上霍乱而去逝,甚至于她只能在吸食鸦片后的朦?幻境中来与亡儿相会…,导演似乎是以阿纯的角色在隐射1949年跟着蒋介石政权一起逃来台湾的外省族群,而吸鸦片以忆亡儿,则是在隐射外省族群仍旧陷溺在「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幻境中不肯面对事实、形同是在吸食鸦片来麻醉本人、躲避事实的窘境。

同样的,由宥胜所饰演的男主角佑希则很明显的是导演眼中所看到的当今台湾年轻人的形象:因为网路科技的方便,很轻易就可能买到自己所想要买的?鳎?璧雷约核?????}之谜底,但也因为所有都太过便利了,反而让人在安适的环境下糊里糊涂度日,因此忘掉了青春与空想究竟是什么。从而,导演藉由让他穿梭时空,回到一百年前的大稻埕,亲身闭会当时的台湾先民们为了争取等同而独特对抗外来统治者的黄金年代,来从新省思自己的未来毕竟要如何、冲破当初饱受挫折却手足无措的困局。

当男主角佑希最后对由简?书所饰演的女主角阿蕊说:「我诚然真的很喜好一百年前的自己,很敢冲、敢拚,但那是你们那一代人所发明出来的黄金时代,不是我的,我的未来,要靠我自己去创造…」,因此决定回到自己底本的时期,导演未然指出了台湾人只有放下从前曾经领有过的辉煌与光荣,爱岗敬业的从当下从新出发、直视当初所面临的问题并采取行动一一地解决,才有可能找到未来的前途,而不再苦闷。

整体而言,若是能看得懂叶天伦导演在「大稻埕」一片中所发现出剧中各个性情赫然角色所寓含的深意,观众在笑中带泪的看完电影、走出戏院之后,兰桂坊娱乐城,绝对都能够有深入的领悟,若能因而而成为洗涤人心、带领台湾社会找到迈向将来之路的话,那就更美妙了。

(注1)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211000783-260112
(注2)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211000783-260112
(注3)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3%A1%E6%A3%8D%E7%89%B9%E5%B7%A5

























最新文章